襄阳城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楼主: 天马流星

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经典原创故事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第二个学期,也就是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黄毛在火车站等小雨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小雨,看到黄毛站在风里面抽着烟,小雨突然很感动,感觉自己很幸福。那天黄毛告诉小雨他在外面租了房子,也就是那个没有空调的小阁楼,问小雨是否愿意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小雨显然还没有同居的心理准备,所以拒绝了。黄毛笑着说他那里地方小,要是小雨愿意住过来他还真要换个地方大点的,对小雨的拒绝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过了。
黄毛是提前了近一个礼拜来的,除了租房子外他还给房间添置了一些家具,所以当他带小雨到那个阁楼的时候小雨感觉还是不错。后来小雨觉得黄毛总是在网吧上网很不方便,就建议黄毛买台电脑,并愿意出1500块。小雨告诉我1500是她的压岁钱和妈妈给的让她回学校买衣服的钱。买电脑的那天,他们在忙乎了一个下午后终于有了自己的电脑,他们很开心。在把电脑桌一起搬到阁楼的时候他们都累坏了,两个人躺在床上大口喘气。一分钟后他们开始激情拥吻……
随着小雨感觉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褪去,她开始感觉整个天地就好像就他们两个人。那晚小雨感觉身边的男人很温柔,在激情之后他们相拥而眠。当小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看着床上触目惊心的落红小雨说她有点想哭,但是那又是幸福的。
第二天黄毛很早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给小雨带了热牛奶和事后避孕药。小雨吃早饭的事后黄毛开始收拾地上的衣服和裤子,并和小雨说刚才他去买药的时候的尴尬情景。这时候小雨感觉幸福极了。

当我想问小雨和黄毛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时候,小雨第二瓶吊针已经没有了。我叫了护士来换了一瓶后却不想再问了,我觉得现在问是不合适的。
“其实现在我看来很多男人都是这样的。”小雨接着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没有得到的时候对你这样好,而在得到之后又不懂得珍惜?”
看来小雨打算继续说下去,而我也坐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由于小雨没有同意搬到黄毛那里和他一起住,所以黄毛总是有意无意的问小雨在学校里面做了什么。小雨是善良的,她认为既然锋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应该什么都和他说,当然包括一些她和男同学是事情。我是能够理解男人一旦占有女人之后就会有种感觉,会认为他的女人就是他的私人财产,不允许其他任何人触碰。这是正常的反应,只是没个男人对这个度的把握是不同的,黄毛显然并不善于把握这个度。小雨的美丽给她在学校里带来了很多事情,黄毛从开始的听小雨说到后面的追问,只到后来小雨根本没有和其他男生接触,黄毛也要逼着小雨说。而且黄毛频繁的叫小雨到他的阁楼,频繁的占有她,那段时间小雨经常吃药,女儿家的月事早就毫无规律。在一段时间后,小雨知道只要黄毛叫她过去就一定对动她,所以她就自己去买了避孕套,放在手袋的内层。在那几个月,黄毛的脾气变了很多,经常抽烟,一天好几个电话查小雨的行踪。

有一次小雨的妈妈来看她,她很想和她妈妈说,但是看着妈妈头上的白头发,小雨只能在送妈妈上车的刹那掉下了眼泪。小雨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她大二第二个学期。寝室里的人经常取笑小雨,说她在黄毛那里待的时间长,身上都有香烟的味道了。面对室友,小雨只能微笑,然后一个人偷偷躲在被子里哭。
“那你怎么会怀孕的?”听了小雨说了那么多,我已经大概了解他们的情况了。
小雨沉默。
“哦,没关系,不说就不说了。”我觉得我也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锋是不喜欢带避孕套和我那个的。虽然我都给他准备好,可是他很多次都在中途扯掉。所以虽然有避孕套,但是我还是要经常吃药。”小雨平静的说,好像事情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样,这让我感觉到一阵心痛,“在安全期那几天,我才可以不吃药。但是……还是有出错的时候……”
小雨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而我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致过程。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快5点的时候护士过来给小雨拔掉了针头,由于后面两瓶小的吊瓶药水比较厚重,所以小雨的手已经肿起来了。看着小雨用左手轻轻揉着刚拔掉针头的右手,我觉得小雨的神情特别专注,似乎这些吊针能让她的伤痛从此消失。我过去拿起她的手,是冰凉的。小雨并不知道或许她的伤痛才刚开始,我无法预计当她知道她可能无法生育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告诉她。
“唔,都快没知觉了。”小雨皱了皱眉头。
“刚挂完是这样的。过会就好。”我把她的袖子放下来。病号服是竖的浅蓝条纹的,袖子有点短,只能盖到小雨手腕那里。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侵入她血管的针孔。
我帮小雨把手放进被子:“小雨,我去买点东西,你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
当我回来的时候小雨在病床上玩手机,见我提了超市的袋子,便好奇的看着我。
“我去超市买了点熟菜,这里还有一些蛋糕、牛奶之类的。哦,这里还有些零食,你无聊的时候可以吃。”
“哇,好丰富啊。”小雨拿着薯片爱不释手。
我想这两天其他就不管了,尽量让小雨开心。可怜的小妮子遭受了这么多痛苦,谁见了都不忍心让她再受伤害。
当我们正准备吃的时候,护士进来了。她拿了温度计测小雨的温度,把一些药和一个小杯子放在床头。
“药片饭后吃,盒子的一日3次一次一颗,袋子的一日3次一次两颗。杯子你一会量好体温,去下厕所,尿检。”护士边看报告边说。
听到尿检,小雨尴尬的望着我,含着温度计的小嘴嘟了嘟。
小雨的体温还是比较正常,护士拿着小雨的样本出去的时候我跟了出去。
“护士,请问说是中午的时候检查过了,现在怎么还要检查?”
“具体你要问医生,不过你女朋友有些炎症,现在是看有没有其他感染。”
“谢谢你。”我转身进了病房。

“哥,刚才护士怎么说?”小雨看我跟护士出去,知道我是问了护士什么。
“哦,我问护士你给她的样本够不够,哈哈。”小雨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这样说,脸红的一塌糊涂,“好了,不开玩笑。护士说你有一点点炎症,明天后天再戳你几针就好啦。”
“啊,还要多少针啊!今天我都已经挂了三瓶了。”小雨和一般女孩子一样都是怕吊针的。
三天,对我来说三天可以让小雨正常学习上课,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晚上小雨的胃口还是不错的。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接到了总助同学的电话,他告诉我车子已经洗好了,问我是否需要他帮忙,我说不用了。
吃完饭后我便把东西收拾好,嘱咐小雨把药吃了。
“小雨,这样,我先回去一趟。顺便给你带些杂志,免的你无聊。”我拎起旁边的袋子,“这个衣服我就先拿回去洗掉了,晚上我在这里陪你。”
“不用了,哥,我想我一个人可以的。”
“那……我一会回来再说。”

沃尔沃和别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前者要舒服的多。但是我开着车却没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回到家,把小雨的行李放在客厅,到阳台上把小雨昨天的衣服收下来放在箱子里面。打开洗衣机,把带回来的小雨的衣服放进去洗。我在客厅和房间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适合小雨读的杂志,我想还是去报亭买些。
当洗衣机停止,我把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牛仔裙上的血渍还没有洗掉。于是把其他的衣服晒在阳台,牛仔裙则泡在脸盆里,说真的,我真不知道血渍怎么洗掉。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给小雨买了点杂志,顺便买了包烟。
回到病房的时候小雨已经睡着了,我就走到病房的窗边,打开窗子,点了根烟。这时候护士进来查房,问我晚上是否陪病人,我点了点头。她告诉我病房里面不能抽烟,于是我把烟灭了。
护士走的时候的关门声音虽然不大,但我看到小雨的眼皮一跳。
“哥,你来了。”小雨醒了,“你来了多长时间了啊,我都睡着了。”
“哦,还继续睡么?我这里给你带了些杂志,你无聊了可以看看。”我把买来的杂志放到她的床头。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晚上我和小雨聊了很多,多数是她在学校里面的事情,包括她的同学、老师和朋友。她也问了我的基本情况,我如实回答。她和奇怪为什么我还没有谈女朋友,我笑笑,不置可否。我只是告诉她我很羡慕他们这个年纪。
显然今天小雨的聊性正浓,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我便强制她睡觉,而我也躺在沙发里面盖上护士后来送来的毯子。
我侧过身,刚好可以看到小雨的侧面。夜幕里,小雨睡的很安静,均匀的呼吸声让我感觉到一丝欣慰。突然小雨的身体弹了下,我想她是在做梦了,只是不知道是好梦还是恶梦。不知不觉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走廊里面很早就有人走动的声音了,我被吵醒了。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就到开水房去打水。看着小雨还睡着,我就自己先热了牛奶,吃了片面包。
七点的时候护士进来量体温,小雨被残忍弄醒,看到我在一边吃早饭才发现自己贪睡。护士告诉我上午晚点去拿化验报告,拿到报告后去昨天的医生那里。
美女是睡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在护士出去后的3分钟内,小雨又睡着了。直到一个小时后护士来给小雨打吊针,小雨才很不情愿的起来,护士让我在小雨梳洗好后叫她。我给她去热牛奶,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洗好了脸,头发蓬乱的散开,在那里咬土司。我把牛奶递给她,然后叫护士进来。

护士把针头扎进小雨血管的时候,我看到一股鲜红的血从针管里面窜出来,立刻有回到了小雨的血管。那个时候我在想,小雨娇弱的身体里面到底有多少血,她可以承受多少,今天我是否应该告诉她一些事实。
“哥,在想什么呢?”小雨看我发呆。
“哦,前面护士让我晚点去给你拿报告,我在想你的炎症是不是会好了。”
“没事的,我现在感觉挺正常的。”小雨的回答让我想到昨天出宾馆的时候小雨也是和没事一样,想到留在别克后坐上的血迹。
接下来的时间小雨开始看我给她带来的杂志,而我中途出去买了份报纸。回来的时候她开始和我说杂志上的内容,尽管她说的绘声绘色,但是对于我,心里更关心一会医生会和我说什么。
今天我把小雨的吊针关的比较小,我想这样她的手会好受些。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我去化验那里取了小雨的报告。报告上面有很多指标和看不懂的符号。拿上报告后我便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从报告上看,还是有炎症和感染的。基本情况也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如果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体温正常的话你们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前再来一下,配点药回去。”
医生的话让我心头的石头落了一半,小雨暂时身体还算恢复的快。
“那医生,她以后生孩子……”我想我是找抽呢。

“唉,这个很难说。也不是绝对,静养很重要,营养注意,我估计起码要养上一两年。即使过了一两年,可能还是不能有孩子。这是一个估计,关键还是看她身体恢复的情况。象她这样年轻的女性并不是说一点希望都没有。但是有一点,如果她还能怀孕,发生宫外孕的可能性还是要注意的。”
医生的话就好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让我在绝望中看到一丝希望。
回到病房,小雨便急切的问我情况。
“哥……结果怎么样……”
“唉,小雨啊……”我叹了口气,小雨的表情立刻凝重起来,“我在想明天你出院后是否可以去我家玩?”
小雨听了我这话后立刻笑逐颜开:“你作弄我!”
中午的时候小雨的心情显然很好,主动提出要吃肯德基,不过立刻有小声问我可不可以。我笑着出去,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吃的。小雨把里面的薯条全部收集起来,倒上番茄酱,她告诉我这样才好吃,而我,只是拿了个汉堡在旁边狼吞虎咽。
下午护士给小雨量了体温,一切正常。在两点多的时候小雨的吊针打完,她合上杂志就开始休息了。我见小雨的吊针打完了,也就靠在沙发上休息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中午吃的太多了,到吃晚饭时间我们都不觉得饿。看看还有牛奶和面包,我就没有出去买食物了。
晚上的时候小雨等寝室的人回来以后给她们打了电话,请她们代为请假。当她的室友问她在哪里的时候,她说她在一个亲戚家。
七点的时候护士又来问我晚上是否在这里陪病人,我问小雨是否需要我陪,小雨说不用了。看着小雨气色不错,我也就和护士说不陪了。
走的时候我告诉小雨我明天上午先去公司一趟,然后过来接她。她点点头,向我道别。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帮小雨整理出一套衣服,去公司交代了些工作后去了总裁助理办公室换回了我的车。同学问我今天的打算,我说今天小雨出院,于是让他暂时帮我处理部门里面的事情。
快10点的时候到了医院,小雨已经起来,正无聊的翻着杂志。她告诉我上午护士给她量了体温,正常,她自己去了医生那里,医生给她做了一些检查,说可以出院了,但是一个礼拜后要来复查。小雨指着一个袋子说那是医生给她配的药,一共花了300多。
出院手续很简单,交了钱就行。算了算我已经给小雨花了3000多块钱了。只是不知道小雨是怎么看的。
车终于带着小雨离开了医院,感觉好像这两天我都在医院似的,现在总算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心情特别舒服。
“小雨,今天去我家如何?”我邀请她去我家,毕竟她的东西还在我那里。
“恩,好啊。哥,你是不是要做饭给我吃啊?”小雨的这个问题让我大皱眉头。
“这个……这个……吃饭要不我们去枫叶斋?”显然这已经告诉小雨我是不会做饭的。
“不了,我们要不买点菜,我试着做做看?”小雨的意思是她会做,并且愿意做。
“太好了。”我已经很久没有人给我做饭了,“哦,我们还要去买米……”

今天最后一帖~
无论是菜场还是超市,都是非常不好停车的,所以我们先回的家。我问小雨是去超市买菜还是去菜场。小雨说超市的菜贵,而且不新鲜,还是去菜场。说真的,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菜场了。没有女人的男人是和菜场绝缘的。
在菜场里看着小雨熟练的挑选着蔬菜鸡蛋,我只能在后面做苦力。小雨不停问我要不要吃这个要不要吃那个,弄的我心里痒痒的,真不知道这小妮子能做出多少好吃的菜来。
最后的项目是买米,老板看着小雨就买这么一点米有点不乐意。没办法,谁让小雨看着柔弱,老板也就嘴里嘟哝了几下。
“啊,做菜是不是还要油?”我突然想到什么,在走出菜场的时候怪叫起来。
“不会没有油吧……那酱油?盐?味精?”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小雨马上昏厥状。
总算还好,我家旁边的小超市里面能买到基本的调料,我们就这样大包小包的晃悠回了家。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际惯例,先回帖。
(3401):楼主:
问你个问题啊,你在这个故事里简直是个圣人,那么,对你本人在其他故事里是个什么人呢?
你以前应该也有女友吧,你的女友有没有为你打过胎呢?你看到小雨,如此这般同情她,会不会是她让你想起点什么?
答:偶不是圣人,曾经想写个故事,是故事的故事,但是后来放弃了。因为是编的,而我没有这样的天赋,所以没有人要看。
女友?打胎?以前木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3420):明天就完了 大结局会不会太仓促?!
答:今天看到结局相信你会满意的。
(3421):看了这么久,一直都佩服LZ。直到LZ提到3000元钱。
你拿小雨衣服回去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第2天是不是周末?
那么晚用洗衣机洗衣服会不会影响别人休息?
不知道你的车是什么坐椅面料,血迹不是那么容易洗掉的。
你自己在家就吃泡面吗?很难想象即便在家不做饭,会连米都没有。哪怕是小包装的。也该有一点来预备朋友聚会。
另外,你和小雨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她刚受过伤害,回在短短几天里就那么信任你这个哥。答应去你家?
答:我不想写出来说我不在乎这3000,确实在乎。晚上用洗衣机我想没有什么问题吧。坐椅是皮的。朋友聚会外面吃。确实答应去了。
(3462):楼主呀~我可以把你的大作转载到我校的白果论坛上吗?
答:请注明出处,谢谢~
(3468): PS:可以转载到别的坛子么?盼回复
答:同上
(3492):楼主看来是大款
答:再次强调不是。
(3517):楼住好男人啊,她不能生孩子了,要是她爱上了你,你会要她吗?说真的,3000啊,你就没想过那个什么啊 ...
答:如果我爱上她会要她,但是在爱上她之前很多都是要考虑的。至于3000,我想她还,这是实话。
(3550):楼主家就楼主一个人啊?租的还是买的啊?有多啊?
清楼主解答,这个和故事情节很有关系的
答:一个人,买的,还在还钱中。
(3697):看到楼主在 2778 楼写了,黄毛的父母给他带了些杨梅??,,不禁寒了一下,不出意料的话那畜牲可能是宁波的,具体极有可能是慈溪或是余姚的,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答:推断甚是合理。

回到家小雨第一反应是要参观我的房子。由于房子是两年买的,所以还比较新,两个房间一个书房。除了我自己的房间和书房比较干净外,其他地方都被小雨发现了很厚的灰尘。我帮小雨倒了杯水,打开电视机,胡乱收拾了下茶几上的东西。随即进了厨房。
这个厨房只有一个女人来过,那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厨房里我先要把一会做菜需要用到的东西全部找出来。在厨房里,除了冰箱算是比较干净外,其他地方很多都积了灰尘。小雨见我一个人在厨房里面忙乎,就跑过来看。
“哥,你在忙什么呢?要不要我来帮忙?”
“不用了。呵呵,这里很多东西都好长时间没有用过了,我都不知道放什么地方了。”其实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用的,更不是我放的,直到今天说是要用到了我才想去找。
厨房并不大,但是还是找了近半个小时才把要用的东西找全。小雨把菜拿进来开始准备洗菜。想起医生让她在一段时间内不要碰冷水,我告诉小雨还是我来洗。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洗菜的难度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尤其是面对那条鱼,我简直无从下手。

小雨笑着说:“哥,我来吧。”
“可是小雨,你……”我转过身去看小雨的时候发现小雨的手上多了一副洗碗用的橡胶手套,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找到的。
“啊,那我就不残害小生命啦。小雨,这里就交给你了。”
厨房里不时传来各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那种声音我在一年前是最后一次听到。
来,快来吃饭了……哦,你真谗~记得洗手再来吃啊……一年前这里是多么温馨,而现在……
我去阳台收了小雨的衣服,突然想到小雨染上血渍的牛仔裙,我就去厨房问小雨怎么洗。小雨说刚弄上去的比较好洗,时间长了就可能洗不掉了。于是我去卫生间把她的牛仔裙从水里拿出来。由于裙子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捏上去滑滑的。
“小雨,我看这裙子就不要了吧。”我对着厨房喊。
“哦,没关系,你帮我拧干了我带走。”
于是裙子在洗衣机里经过10分钟后基本干了,我装了个袋子,把她放在阳台上。

有时候女孩子的能力是不能按照外表来看的,很多人认为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少能下厨房。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偏激的,起码我就曾经看到过一个,而小雨是第二个。
菜今天是肯定吃不完了,小雨见我看着她的成果眼睛都不动一下,赶紧让我尝一下。其实不用她说,我也迫不及待的动起了筷子。
“呀,这鱼太淡了!恩,青菜显然太咸……这个茄子……小雨,你有没有放味精啊。哇,这汤怎么和水一样啊!!!”尝了一圈后我趴在桌边痛苦状。
“不会吧。”小雨急忙按照我的顺序夹了点菜尝,“噫~~~哥,你骗我!”
“哈哈……”我抬起头,开始大笑。
那天的晚饭吃的很舒服,我的胃在饱受方便面的摧残后总算在今天得到了贵宾级的待遇。
不做饭,只能洗碗。小雨将碗筷拿到厨房里,看着我洗碗就问:“哥,你怎么不用洗洁精啊,这样洗不干净的。”
我平时吃方便面的时候如果是碗装的,从来就是吃了就扔,偶尔还可以当个烟灰缸,要是袋装,那也就吃完了水洗下就好。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未果。小雨见状已经明白什么事情,偷笑着出去看电视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晚饭后我点了支烟,很舒坦的埋在沙发里面。
“小雨,你记得吃药。”我叮嘱小雨。
“哥,你也记得吃药。”没想到小雨还记得前天我拎了一袋药呢。
很多时候人的话匣子打开了就会说很多东西。我和小雨开始聊天,我告诉她我来到这个城市后的一些工作方面的经历。小雨很奇怪的问我涉及到感情的问题时我回避了,看我不愿意回忆的样子,小雨知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我反过来问她今后怎么处理感情问题,她沉默了1分钟。
“其实哥,我觉得我对感情的认识有点问题。当时我就是因为他对我好,很照顾我,我才喜欢和他在一起。我没有想过生活在一起,或者是在一起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锋和我都是第一次真正谈恋爱,我想他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只是可能爱情扭曲了他的性格。”我没有想到小雨会说出这样深刻的认识。
“人性是有共性的,回避不了贪婪、嫉妒和冲动。但是每个人对这些弱点的控制能力是不一样的。小雨,有时候你自己是一个当局者,当你不能确定你做的是否正确的时候我想你可以换个角度出发来看待事情。”我接着小雨的话题说下去,“确实,我这样说说是容易的,但是真正做的时候是很困难的。”
“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了……”小雨神情一黯,“这次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直到快9点的时候我才送她回学校。
“哥,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小雨在车上的时候突然和我说。
我看看做在身边的小雨一脸认真的样子:“小雨,钱的事情你不用一直挂在心上,等你宽裕了还。”
小雨见我一直这样说还钱的事情,之后也就不再说这个了。
突然小雨的电话响了。小雨看了一眼后就马上掐断了电话,知觉告诉我是黄毛的电话。
“是他打来的?”我淡淡的说。
“恩。”小雨点点头。
“他……”我的声音被小雨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小雨又掐掉了电话,很明显又是黄毛的电话。
当3秒钟后电话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小雨无奈的接了电话。
“你还找我做什么!”少见小雨用这样凌厉的语气说话。
“对不起宝贝……”小雨的电话总是能听到对方的声音,“是我不好,你在哪里?我们好好谈谈好么?”
黄毛的语气让我感到恶心。这个虚伪的男人!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说着小雨挂断了电话。

黄毛的电话还是不断打来,小雨一个接一个的掐。
“小雨,关机!”我用了几乎命令的口吻。
小雨果然把手机关了。当我转过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满脸是泪水了。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小雨心里是怎么想的,更不 明白她为什么要哭。难道是对这段感情的留恋?还是对过去遭遇的伤感。不管怎么说,黄毛的电话破坏了原本我和小雨之间的愉快气氛。
由于回去的时候已经快10点了,所以小雨学校的正门已经关了,只留了侧门,而我的车子从侧门是进不去的,所以我就把车子停在门口,帮小雨拎着箱子送她到寝室楼。
从校门到小雨的寝室楼还要走很多的路,这一路上小雨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我有点担心。
“小雨,直接和你说吧,你以后不要再理那个人了,他会伤害你。”还是我先开了口,“如果他还是这样电话骚扰你,你就把手机号码换掉。”
“我知道了。”这是到寝室楼一路上小雨唯一说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小雨寝室的时候,小雨突然停了下来。
“哥,你就送到这里吧,我一个人上去就行了。谢谢你。”
对小雨这个意外的要求我觉得不能理解,突然又把握到什么。我条件反射一样朝小雨寝室楼下望去。
黄毛!昏暗的灯光下,我居然看到了黄毛!
我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小雨,而小雨却不敢看我。我们这样的动作僵持了1分钟。
“小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放不下这个畜生!”我从来没有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和小雨说话,我怒了。
“没有!”小雨几乎是叫了出来,引起了周围三三两两人的注意。
我把小雨的箱子用力放在地上便向黄毛快步走去。
“不要!哥!”小雨已经预料到要发生什么事了,在我后面哭着喊。
小雨的尖叫让黄毛看到了我。他扔掉了烟蒂,眼睛瞪着我,目露凶光。

等到小雨提着箱子赶上来的时候,我和黄毛已经面对面站着了。我从黄毛身上又闻到了那呛人的味道。我拿出香烟,很专注的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你想怎么样!”黄毛先开口。
“你们……”小雨想走过来。
我转过头盯着小雨的眼睛,不含任何感情。小雨胆怯的向后退了一小步。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我淡淡的说。
“我说你管的太多了!”黄毛见我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发怒了。
黄毛的吼声立刻把周围的几个人引了过来。
“操,你别在我们学校撒野!”黄毛挥了挥拳头。
我转过头去看小雨,她还是站在那里,用手捂住嘴巴,不停的掉眼泪。
“你还有脸找她?”我又重重的吸了口烟。
“她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找她?!”黄毛的这个回答在我的预料之中。
“你当她是你女朋友么!”我低吼。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你滚开!”黄毛用手把我往后推了一步。
“啊!”小雨在一边失声叫了出来。
“别动手,再动老子废了你!”我警告黄毛。
“这是我们学校,你动我?!”黄毛见周围的人都是学校的学生,似乎有一点得意。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和勇气,小雨向前跨了一大步:“你们别打!”
“滚!马上滚出我们学校!”黄毛又用力推了我一把,这次我没有向后退,只是肩膀被他推的向后侧了一下。

有时候以暴制暴或许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对于挥拳头的人,最好的对付方法就是拿出比他更硬的拳头。任何人的忍耐能力都是有限的,尽管我告诉自己,这是小雨的学校,事情闹大了对小雨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但是黄毛,面对这样的人我实在是想好好找个借口废了他。
我觉得我的手已经在我的思想之前向黄毛推了过去,当碰到黄毛的肩膀的时候那巨大的力量在瞬间印在了黄毛的身上。
我的动作连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更不用说黄毛了。我看到黄毛剧烈的向后倒,手掌撑在地上,避免仰面一跤。原先站在周围的学生见我们开始动手了,都急忙退到两边。
我飞快的向前冲过去,黄毛也试图从地上爬起来。我用力一蹬,我的皮鞋立刻在他右腿外侧留下了清晰的脚印,黄毛则变成了滚地葫芦。
“啊!”黄毛象发了狂的野兽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对我张牙舞爪扑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场架才刚刚开始,甚至有人会设想我会用什么样的招数来对付黄毛。遗憾的是我没有学过什么武术,打人从来都是依靠动物的本性,而这场架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黄毛才扑到一半,就被周围的男生拉住了,而我的手臂也一样被拉住。黄毛显然很不服气,隔空向我胡乱蹬腿。我看黄毛和我都被拉住了,估计这架也没什么好打的了。转过头去看小雨,她已经跌坐在箱子上,哭的成了泪人儿。
小雨见我看她,马上冲着我拼命摇头,想说些什么,只是发不出声音,但是从她的口形看,应该是想喊“不要”。
不一会,学校的保安来了,女生寝室楼上也下来了人,里面有小雨的同学。见这个情况保安便把我和黄毛往保安室拖过去。我看到小雨被她的同学扶着进了楼,她的行李也有人帮她拿了上去,我也就跟着黄毛走了。
在保安室里,我和他们说清楚我并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而黄毛则摊开手掌让他们看因为撑在地上而擦破的手。我说我要走了,保安没有权力留我,但是还是有一名保安跟着我出了校门。

回到家后不管其他,先洗了个澡。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能感觉到房间里还有小雨烧出来的鱼的味道,可是我闻着并不舒服。我在茶几下面一层找到了烟灰缸,我从烟雾缭绕中看到墙上的时间已经是11点了。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给小雨打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合上了手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半个小时后我有了睡意,于是便去房间睡觉了。
蒙胧间我听到了手机的声音,我胡乱在床头抓手机。
“喂。”晚上被打扰已经是经常的事情了。
“哥……”是小雨的声音,“刚才对不起,是我手机没有电了……我两块电板这两天都用完了。”
现在的手机真好,就算是在关机的时候别人打电话,在事后也能知道。
“哦,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么?”
“已经熄灯了……哥,我……”
“呵呵,小雨啊,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把握好。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后来我和学校的保安说清楚就回家了,你不用担心。”或许我不认同小雨优柔寡断的处事方法,所以并不想多说什么,“好了,小雨,很晚了,早点睡好么?要注意休息。晚安。”
“那好吧,晚安。”小雨在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到公司的时候看着案头杂七杂八的材料,我开始静下心来工作。几个来回,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随手拿起手机,给小雨打了电话。
“喂,小雨啊,是我。”
“哥,你在上班啊?”
“恩,是的。没其他事情,就是打个电话来和你说记得吃药。”
“知道,你也是。”
“呵呵,我不会忘记的。没事了,挂了啊?”
“等等……”
“哦,还有什么事情么?”
“今天晚上不知道哥你方不方便?我请你吃个饭好吗?就让我谢谢你前两天给我的帮助。”
“恩……”我迟疑了一下,“好的,那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好,那你忙你的吧。拜拜,哥。”
“再见!”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总助同学找我一起吃饭,我说小雨约了我。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转身走了。我突然想起什么,叫住了他,把他的5000块钱还给了他。
“呵呵,还有利息呢?”这小子没正经的说。
“到时候请你吃饭。”我随口说。
“哈哈,你舍得让我请小雨吃个饭就好了。”说完他就离开了公司。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再和小雨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让我去她学校旁边的一个饭店,就在香湖宾馆旁边,并建议我把车停在香湖宾馆。小丫头当然不知道不去住宾馆他们是不会让你停车的。
等我到饭店的时候小雨已经在里面了,她坐在靠落地玻璃的一侧,刚好对着马路。我进去刚坐下,服务员就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把菜单递给我。我正准备去接的时候,被小雨抢了过去。
“哥,今天就让我请你吃顿饭好不?”
我估计饭店的价位小雨还是能够承受的,也就不和她争了。于是小雨便开始点菜。看来小雨对这个饭店还是比较熟悉的,不一会就点好了。
“我昨天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小雨突然问我。
“啊?哦,没有。”我只能这样回答。
“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但是我很害怕……”小雨的话我完全不能理解。
“害怕?为什么害怕?”
“他总是缠着不放……”
缠着不放?唉,我想不到办法。这并不是说没有办法,只是小雨软弱的性格让我所能想到的办法完全用不上。
“我想我只有等,等他毕业……”小雨默默的说。
“听我的,当他不存在,不要接电话,不要理会他。”或许这是我想到的最后办法了。
这顿晚饭我吃的索然无味,所以吃完以后和小雨随便聊了几句就起身送小雨回学校。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问她:“小雨,你的复查我陪你去吧?”
“好,但是如果你忙的话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小雨说着向我挥挥手道别,“哥,不用送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拜拜!”
“好的,再见!”

一个礼拜以后,也就是小雨复查的那天,我还真的有事出差,所以没有陪小雨去。在前一天我给小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小雨说她自己会去。小雨复查的那天晚上我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检查的结果,小雨轻松的和我说没事情。那天以后我一直和小雨保持联系,直到她大二毕业。
在去年的六月底的某一天,我再打小雨的电话的时候,我被告知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当时我竟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从此和小雨失去联系?那只是电视拍的。事实是第二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小雨。她告诉我她换了手机号码。我问她为什么,她平静的说以后可以拜托很多麻烦事情,我想她指的是黄毛。于是我很不识趣的问她现在是否还和黄毛联系,她的答案令我很惊讶。
黄毛毕业了,在这个城市里面没能找到工作,只能回去考公务员。
我问她黄毛才大三怎么就毕业了,那是否她也是三年?这意味着他们念的是专科。小雨耐心的和我解释,原来黄毛那届是最后一届专科,之后招进来的全部是本科。
我想小雨是彻底摆脱了黄毛那个畜生。
去年的9月,小雨来学校报名,是我开车去接的她。那天她母亲也陪她一起来,我就请他们一起吃饭。在小雨的建议下,我们去了枫叶斋。吃饭的时候小雨妈妈拿出了3000元给我,并感谢我在小雨发高烧住院的时候细心照顾她。
发高烧?住院?我疑惑的看着小雨,只见小雨调皮的朝我眨眼睛。我会意,连忙谦虚一番。小雨的妈妈是一个很和蔼的人,过度承受了抚育女儿的压力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但是这并不使她给我的慈母的印象又任何的影响。小雨母亲很慈祥的抚摸着小雨的头发,拜托我在小雨需要帮忙的时候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她。我微笑应允。
在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刚从老家回来就接到小雨的电话,希望我能到她们家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没有去,而在小雨回学校报到我去接她的时候她给我带了她们家乡的特产,恩,什么特产就先不说了,也算是隐私吧。
另外,我的家从小雨大三开始就时不时热闹一下,因为小雨室友或者同学过生日、聚会,他们都会拜托小雨让我同意到我家来。小雨他们成了我家里的常客。对了,他们走的时候偶尔会从我厨房里面搜刮方便面,导致我不得不经常多买些。
有一次我在想,我的厨房什么时候租给小雨和她们同学算了,只要她们能做好吃的饭菜给我。当然,只是想想。
在之后和小雨的联系中我始终没有提她将来可能不能生育的问题……
上个礼拜,小雨给我电话说她完成了大三的学业,按照学校的要求,暑假参加实习。问我是否可以在公司找个地方实习。我想到了我们部门,和同学老爹、叔叔说过后,他们认为一个学金融的女孩子可以来我的部门实习。
这两天她和很多朋友一样在考试。再过两天……小雨就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实习生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局算不算一个结束,但是起码是一个段落。
谢谢大家这个礼拜来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花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来回复moppers的email
首先很抱歉这么晚给大家回信,因为上个礼拜一直在写帖
其次,由于email实在太多,所以我只能回复其中80%左右

先回个帖子:
(6040):楼主,在看结尾之前我都相信你的故事是真实的。但在看了结尾之后,我是希望你的故事是真的。
你的漏洞是:黄毛是小雨学校最后一届专科,三年制的。而小雨是黄毛下一届的,按楼主你的说法应该是本科,但为什么在结尾中你提到小雨也是三年就毕业了呢
你想说记错了的话也是有矛盾的,因为你从故事一开始就强调这是一年前的事,而一年前小雨真是大二,到现在还是大三。
如果说楼主您的结尾是真的话,那前面那么多故事就不是很可信了。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
1,楼主您为了让大家看到完美一点的结局而牺牲了故事的真实性。
2,楼主您的故事是不是真的??

等猫友们鉴定哦!
答:我已经说过小雨和黄毛之所以毕业相差两年是因为小雨的是本科,黄毛的是专科。至于现在小雨,那是大三刚毕业,九月份开始念大四。

至于结局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无论什么样的结局总会有人欣赏有人鄙视,我曾经想杜撰一个,但是最后放弃了,我认为要真实就要真实到底,所以只能这样结局。

回6106:问我是否喜欢小雨?那就要看你所谓的喜欢是指什么。我想你说的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抱歉的很,小雨并不是我择偶的对象。如果一定要说明白,那就应该这样说:在感情问题上我和小雨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也可以很坦白的告诉大家,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如果一定要我面对小雨不能生育的问题,那我会觉得很遗憾。

“小雨,今天你能来我家么?……”
我想另一个开始以这样的方式比较合适,我预料着事情的开始却不希望事情的开始如我预料的一样。
“哥,我刚想给你电话呢,怕打扰你。我刚考完试,现在空了呢!”小雨打断了我的话,从电话那头听小雨的声音显得格外轻松,仿佛是大战以后的宁静,“这段时间我都在看书,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你都不给我电话鼓励我……”
“小雨,我这不是怕影响你么?”这是我的实话。
“哥,你下班来接我,我请你吃饭!”看来小雨的心情确实很好,这让我想到了我的大学生活,当初考完的时候心情大概也是这样的。
“恩,好吧。”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们要出发了。”电话里面传来女孩子催促的声音。
“哦?出发?去哪里啊?”我突然发现我的问题很多余,感觉自己管的太宽了。
“嘿嘿,刚考完试当然要轻松一下。今天和同学一起出去逛街。”逛街,我想这是女孩子永远也不会厌倦的事情,而对我来说陪女孩子逛街真是恶梦,“哥,你要不也来啊?”
“不,不了,今天我比较忙,更何况我还在上班呢。”听到要我陪她们逛街,尽管我知道小雨是随便说说的,但是我还是本能的拒绝了,“对了,这两天天气很热,出去的时候注意不要中暑了啊。”
“知道了,那不多说了,她们在催了,拜拜。”
小雨挂断了电话。
说到逛街,我也陪小雨一起去过。其实女孩子逛街和男人是不一样的,男人需要逛街的时候是为了寻找某种自己需要的东西,一旦找到就会买下来,然后回家。也就是说男人逛街的目的性很强。而女孩子则不一样,当小雨要我陪她逛街的时候,我总是问她需要买些什么。小雨总是摇摇头,反问我难道不买什么就不能逛街?我无语。所以女孩子逛街和男人逛街是截然相反的,她们在逛街之前基本是没有什么目的性可言的,经常是看到什么觉得喜欢了,或者看到什么打折觉得便宜了,就会去买,也不考虑是否需要。
我拉开办公室的窗帘,看着早上九点就已经很烈的阳光,不禁摇了摇头,看来小雨她们的兴致远非这点炎热所能阻挡的。
但不管怎么说,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终究还是没有达到。晚上和小雨一起吃饭,我想或许可以到时候再说了。

回答6275的问题:
1、LZ现在对小雨的感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同情?友情?爱情(这个LZ已经说了,不是)?兄妹情?或者其它?
答:我的感觉是朋友关系,但是这样的朋友关系又接近与兄妹。
2、可能不孕的事实小雨早晚需要面对的,LZ打算隐瞒她多久?因为医生说了,需要保持1-2年的时间,而小雨如果在这期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处了男朋友,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答:我觉得我确实应该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她,很多朋友来信劝我早点告诉她。而你的建议又让我觉得她应该知道。
3、在小雨危难时刻LZ挺身而出,LZ的人品和风度没的说,小雨肯定无限感恩,LZ所言,不大可能和小雨走到一起,那么如果小雨爱上LZ了怎么办呢?你忍心让她伤心吗?
答:我觉得她不会爱上我,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4、这个经历(不想说是故事)很感人,一是LZ的大哥气概,二是小雨的悲惨遭遇。现在也许正是小雨在公司实习期间, 结下来可能不再会有传奇和奇遇,也许都是些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的小事,那么LZ是否会应广大网友的要求继续时不时得贴出一些有关你或者小雨的信息呢?不是大家三八,而是都很关心小雨,希望小雨能够幸福。俗话说,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小雨经历了风雨,那她的彩虹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答:没有问题。
5、LZ以前打架多嘛?
答:不多,偶尔扭打,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文字版|手机版|小黑屋|襄阳城

GMT+8, 2019-12-10 11: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